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网上画展  
十大美术馆“秀”镇馆之宝
  2013/1/24 10:49:02

《父亲》中国美术馆藏。罗中立 作


《合唱》(广东美术馆藏)。谭华牧 作

《到田间去》(广东美术馆藏)。

方人定 作

近日,全国十大美术馆的镇馆之宝在京汇聚,构成一幅十全十“美”的视觉盛宴。据悉,每年春节都要推出贺岁大展的中国美术馆,于1月18日以“群珍荟萃”为主题展出了中国美术馆、中央美院美术馆、中华艺术宫(原上海美术馆)、广东美术馆等国内十大美术馆的馆藏精品,展期将横跨春节持续至2月26日。

  陈丹青曾说,中国有众多美术馆,却没有美术馆文化,这其中就包括了一个观念:“美术馆的对象不仅仅是艺术家,而是所有人。”许多美术馆真正的馆藏精品不拿出来开放给普通观众,令人诟病多年。借这次展览,这个传统将被打破,齐白石、徐悲鸿、林风眠、李可染等近现代大师名作首次“会师”北京。这也是各馆镇馆之宝的一次“大阅兵”。

  作为受邀美术馆之一,广东美术馆又拿出了怎样的答卷?美术馆应当如何以更加开放的姿态承载陈丹青所说的“美术馆文化”的功能?南方日报记者采访了广东美术馆馆长罗一平。

  〔缘起〕

  美术馆要变身美术博物馆

  “群珍荟萃”展将全国十大美术馆馆藏精品集中亮相,开创了一个先例。“国内的美术馆要挣脱传统展览馆的模式,向美术博物馆的概念进化,首先要从藏品公开做起。只有藏品的研究公开展示,才能打造一个长期陈列的美术博物馆,而不仅是一个流动性的展览馆。”罗一平如此解释这个展览的意义。他认为,这次中国美术馆让各馆将各自的藏品放到中国美术馆展览,这无形中就成了“9+1”十大美术馆的PK,各美术馆都拿出了很多震撼性的作品,各馆都在找自己的特点。

  “群珍荟萃”既可以说是一个展览,也可以说是十个展览,因为每个美术馆的主题都有所不同,这就形成了一个非常令人称奇的画面:你会看到齐白石、徐悲鸿的国画作品和罗中立的《父亲》在同一场展览中出现,这是其他展览中极少能见到的场面。

  中国美术馆以“苏醒年代”为主题展出了文革过后的反思性作品,既有“伤痕美术”的代表作何多苓的《春风已经苏醒》,又有感动过整个中国的乡土写实主义的罗中立的《父亲》。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借助他们得天独厚的藏品,将靳尚谊、杨力舟等著名画家在学生时期的作品拿出来做了一个主题叫“青春万岁新中国美术的青年时代”。

  中华艺术宫(原上海美术馆)以“遇见·上海”为主题,极具海派特色,既包括林风眠、潘玉良、关良这些曾经在上海生活过的大家的作品,又包括现在活跃在上海画家作品。而浙江美术馆则单独以“宾虹气象”为主题,集中展出黄宾虹的书画艺术。

  〔落地〕

  讲述20世纪上半叶广东美术史

  “相比其他馆,广东美术馆有一个完整的展览策划,我们在讲一个故事20世纪早期的艺术家对现代性的追求。”罗一平说,此次画展,广东美术馆厅以“碰撞·交融20世纪上半叶广东现代美术”为题讲述了三段历史,分为三个部分:一个是写实,一个是岭南的碰撞,还有一个是现代画派起源。“在所有的展览中,唯独我们是选择了20世纪上半叶的美术史。”

  在广东美术馆的展区,首当其冲的就是以“中国油画之父”李铁夫为代表的,包括冯钢百、王道源、符罗飞等一批中国最早的油画家的作品。李铁夫作为庚子赔款的第一批学童,到美国留学,最早把西方油画带回国内,远在徐悲鸿前面。展览中他1941年的作品《盘中鱼》亮相。作品中,李铁夫用西方的材料、语言来表达一个中国人对现实的情感和精神,强调科学和写实,大大突破了明清以降的文人画审美传统,给当时的美术界带来一股新风。

  这次展览还试图还原一些本该在艺术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却因为种种原因被遗忘的人,比如画家王道源,“这是一个被艺术史遗忘的艺术家”。近几年,广东美术馆通过一系列学术研究挖掘了王道源等一批被美术史遗忘的画家。

  上世纪30年代,王道源曾是广东美术界举足轻重的一个人物。1914年,他留学日本东京美术学校,后来创办上海艺术大学。建国后于广州任美术教师,历任华南文艺学院、中南美专教授。解放后猝死于劳改农场。虽然他现在寂寂无名,但在上世纪30年代的上海滩,王道源曾在现代美术教育领域叱咤一时,中国早期前卫艺术运动中最为耀眼的两个团体决澜社和中华独立美术协会,和他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在民国美术史上,王道源是个再典型不过的隐形人物。展览中,他的一幅油画《茶花》亮相,引起许多人的关注。

  在广东美术馆的版块,还展示了“岭南画派”的发端,除了“两高一陈”(高剑夫、高奇峰、陈树人)作品之外,还展示了方人定、黄少强的作品,通过“两高一陈”的得意弟子来探讨早期与海派相同时期画家的对比。方人定的《闲日》、《到田间去》作品在展览中亮相,一方面作品融合了西方构成主义的内容,另一方面,人物肖像画采用的“三白法”额头白、鼻子白、下巴白,又传承了宋元以来直到明代中国传统的肖像画的技法。

  “方人定把西方的艺术元素,和中国传统、岭南画派祖师爷撞水撞粉法,以及中国独特的肖像画法融在一起,成为一种非常具有现实情怀,又有古典意味的作品。在展览中一经对比就可以发现,与岭南画派第二代传人同期的海派画家像任伯年等,显然还不具备这样的创新高度。”罗一平说。

  此外,广东美术馆还把最早发端于上海和广州的中国的现代派艺术的早期代表作品带到了中国美术馆。谭华牧的作品《合唱》、《街景》也在展览中引起巨大关注。中国的现代派风潮上个世纪30年代从上海起步,席卷广州,结成了现代派的一个团体“中华独立美术协会”,涌现出了一批像何三峰、谭华牧等画家。在那样动荡、多变、快速颠覆、衍生、生存和死亡并存的艺术流派的急剧嬗变之中,有谭华牧这样的艺术家吸收西方艺术语言,把中国内敛的田园诗一般的心性表达用艺术展示出来,弥漫出一种浓幽的中国情调和情怀。在整个展览中可谓“独一无二”。

  “20世纪上半叶,广东艺术家用自己本土的语言和西方的语言碰撞、融合、交汇,形成了独特的语言模式,在交融当中真正体现出广东艺术家改革之大胆、判断之准确、融合之巧妙,对人的关怀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深度。”罗一平这样形容广东绘画20世纪上半叶的文脉传统。

  十大美术馆镇馆之宝

  中国美术馆

  主题:“苏醒年代”

  作品:詹建俊《潮》、何多苓《春风已经苏醒》、罗中立《父亲》等。

  中华艺术宫

  主题:遇见·上海(展现上海现当代艺术发展中的问题)

  作品:林风眠《读书仕女》、吴冠中《老重庆》等。

  江苏省美术馆

  主题:江苏大家

  作品:徐悲鸿《立马图》、刘海粟《荷花》等。

  广东美术馆

  主题:碰撞·交融

  作品:高剑父《笋樱图》等。

  深圳市关山月美术馆

  主题:创意图像

  作品:靳埭强设计的海报等。

  陕西省美术博物馆

  主题:长安传薪

  作品:石鲁《节近中秋》、赵望云《巴山春雨》等。

  北京画院美术馆

  主题:丹青京华

  作品:齐白石《雏鸡小鱼》等。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

  主题:青春万岁

  作品:徐冰《有山的地方》等。

  浙江美术馆

  主题:宾虹气象

  作品:黄宾虹《青山红树图》等。

  湖北美术馆

  主题:工业记忆

  作品:黄行《工人著书》等。

  专访

  罗一平:广东美术馆要向博物馆转型

  南方日报:广东美术馆馆藏的特点是什么?

  罗一平:目前广东美术馆已经有3万多件藏品。我对广东美术馆收藏定位的总结是:沿海性和当代性。广东作为最早的开放城市,兼具海洋文化和中原文化双重特点。海洋性就决定了它最早放开眼界看世界,基于这点,我们收集了早期广东留洋艺术家和南洋艺术家的作品。基于沿海性的特点归纳出了当代性的特点,广东美术馆内所收藏的中国当代艺术作品是全国公立美术馆中收藏最多的,当代艺术家王广义、张晓刚等“F4”作品都有收藏。另外,广东还注重发掘20世纪美术史上被遗忘的艺术家,比如谭华牧等人的作品也被作为重点收藏对象。

  南方日报:广东美术馆的收藏经费有多少?

  罗一平:广东美术馆的收藏经费原来是700万元,到了2011年国家追加到了近1000万元。从收藏经费来讲,广东美术馆是多的,但对比上海美术馆和中国美术馆,我们接受的老艺术家的无偿捐赠比较少,收藏难度仍然很大。这两年,广东美术馆开始尝试介入拍卖市场,去“淘出”20世纪美术史上与广东特别有关的重要作品。

  今年,广东美术馆就在北京的匡时国际拍卖会上,淘到一些二线艺术家的珍贵作品,当然我们也在想20世纪整个中国史的线索馆藏中还缺少谁的,就重点去补这个缺。

  南方日报:围绕建“美术博物馆”的设想,广东美术馆改扩建过程中会有所体现吗?

  罗一平:广东美术馆改、扩建方案仍在有关部门的论证中,付诸动工,可能要等到2014年年底。但这两年广东美术馆要逐步把之前的藏品通过各种方式公之于众。

  2013年初,马上将策划“风、雅、颂广东美术馆15周年馆藏作品展”展出广东美术馆的精品,展期从2月到3月中旬。这个展览会把馆藏200多件精品力作拿出来展出。

  2014年,广东计划把整个三楼拿出来常年做藏品展,把三层变成一个“博物馆”一样的展厅,陈列的文物就是广东美术史上的重要代表作。

  南方日报记者 李培 吴敏

  实习生 杨彩虹